业界观察

INDUSTRY OBSERVATION

华强北女人世界,已经没有女人

业界观察 0 作者: 界面 [ 2020-05-20 ]

从4月开始,深圳华强北的女人世界外贸城慢慢变得安静起来。这个偌大的商场已悄然清空了场内商户,把所有设施推倒。有传言说它已正式倒闭了。大门贴上了一则声明,解释称自己只是在升级改造。

在深圳,女人世界外贸城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买到“便宜货”的地方。从发夹、袜子到女性服饰,它是这座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尚存市井与烟火气的一角。

女人世界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介绍,场内装修预计在7月完工,女人世界未来的方向,是美妆与母婴产品——与不卖iPhone转卖化妆品的整个华强北一致。

目前,女人世界已有样板商铺供人观看考察。更宽阔、更明亮,原本场内杂乱的1200个铺位,被减少至650个。铺位间由透明玻璃板隔开,面积大约在8至10平方米。租金也降低了,在8000至10000元区间。商场甚至还开辟了直播专区,供未来的场内商户使用。

它自己大概也意识到,早就没有年轻女人会来这里逛街购物。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去过女人世界了。”梁洁是1990年代最早那批赶赴深圳务工的人。那时,所有人说要逛街就是去女人世界。

“当时深圳商场里的女装非常贵,一件衣服可以卖到700-800元,我当时的工资才300块。但女人世界就很便宜,什么都能买。”梁洁回忆道。那个时候,无论是在罗湖金融区出入的外企白领,还是在宝安打拼的工厂女工,都汇聚于此。

但20年过去,创业、开公司,梁洁已在深圳扎根。过往那在女人世界拥挤摊贩前,仔细挑选廉价首饰以及1元袜子的日子,已经很难被她记起。

女人世界也曾是一些女性创业的地方。

汪瑶自2009年起,在女人世界卖了5年睡衣。她形容在这里做生意,“极其不容易”。几个合伙的女生每天早上10点开档,一直营业到晚上10点才关店。入驻之初,汪瑶想着这里商品丰富,人流又多,虽然睡衣的利润很低,但对每年上涨的租金还能忍受。

到2013年,虽然女人世界里往来的人们还有挺多,但网上购物的大潮正在袭来。人们不再依赖女人世界这样的小商品商场,转而去网上购买一切便宜货。2014年,汪瑶正式关掉了自己在女人世界的店铺。

从她们的故事中不难看到曾经女人世界的风光。

这里曾因华强北电子帝国的兴盛而火热,或者说,时代选中了华强北。腾讯的创始人马化腾、神舟电脑的创始人吴海军、TP-LINK路由器的创始人赵建军,都在这片土地起步。工厂、工人、钱流和信息流在这里汇集。

自1994年,华强北第一家大型购物商场万佳百货(华润万家)开业起,女人世界、曼哈商城、铜锣湾百货、顺电等各类专业主题商城纷至沓来。工业厂房就地改造成商业物业,华强北的人们真正开始有了城市生活。

女人世界则凭借五花八门的小商品,低廉的价格,专攻女性消费的定位,在种种业态里脱颖而出。

随后,由于女人世界的经营模式大获成功,在全国范围被广泛复制。此外,在女人世界的带动下,男人世界、儿童世界等专业市场也纷纷抢滩华强北,带动了这里的繁荣。

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升级,数十个购物中心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占领了这里。它们拥有更舒适的购物环境、更全面国际化的品牌商户、更大的资金运营投入,打得一众老牌百货措手不及。等女人世界意识到转型已迫在眉睫时,电商又开始兴起了。

等到女人世界有所行动时,它已经颇为被动。

女人世界2015年初计划涉足互联网+业务,计划“将线上和线下的优势完美结合,通过网络导购,把互联网与地面店面对接,实现互联网落地”。不过这个项目不了了之,如今,甚至已经查找不到关于这个线上商城曾存在过的迹象。

此外,女人世界还曾想用更优质的品牌、更全面的女性消费业务覆盖,来走出与大型购物中心不同的一条路。

2016年,深圳女人世界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艾绍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会在女人世界名店中引进例如ZARA、H&M等知名度高、价格适中的快销品牌,覆盖多一些的消费者群体,满足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

在他的介绍中,女人世界还会全面涉足美容、服装、饰品、休闲旅游等所有与女性相关的产业经济,增加如美容、修眉、美甲、眼镜城等体验性消费的比例。

但这项计划也并没有真正实现过。查阅大众点评以及百度地图2018年的评论可以看到,即使经过数轮重新装修,女人世界的业态仍是以前的那个门店摊铺式小商品市场——荒凉、杂乱、拥挤、质量差、性价比不高是人们对它的印象。

直到2017年深圳市女人世界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曾向股转递交挂牌申请书时,它真实的运营状况才被外界认知。

根据这份招股书,女人世界的业务很简单,就是租赁商业项目,重点打造女性专业消费商场。

在承租女人世界商铺的线下实体零售商中,2015年、2016年,百胜餐饮、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招商银行深圳分行连续两年位列女人世界的前五大客户,2016年分别向女人世界贡献了301.52万元、217.62万元、772.42万元。这些都并不是它的核心业务商户。

依靠收租,女人世界2015年、2016年度实现营收1341.22万元、9116.84万元;净利润-854.91万元、316.83万元。扭亏为盈是因为,它在2015年12月整合了盈利能力较强的女人世界专业市场和NICO女人世界名店。

事实上,即使只在华强北,女人世界的运营管理也称不上有什么突出的地方。甚至2015年前后还传出有商户聚众抗议租金过高的新闻。而原本工厂厂房的建筑,也限制了女人世界商场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华强北早已不是从前的华强北了。

逝去的山寨潮流,消费者拥抱电商的冲击,还加上地铁封路锁住了这里的4年,华强北电子帝国已不复从前。人流大幅减少、大幅实体商铺空置、出租率下降,让许多商铺甚至转型卖起了化妆品。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华强北进,则女人世界进;华强北退,则女人世界退。

另一方面,像女人世界这样以“女性购物”为主题、售卖低价商品的商场业态,早已被市场淘汰。

近20年来,在全国各地都曾涌现过这类主题商场。北京的王府女子百货、上海的东方美莎女子百货、广州的靓点1836女子主题百货……大量分散在各地的女性商场或转型、或被收购、或直接停业。

从分布上看,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大型综合商业高度发达,以往的女性主题商业大多以失败告终。而二三线城市的综合商业发育不充分,女性主题商业维持的年份反而较一线城市长些。

定位女性主题看似是一个差异化的举措,但事实上,所有大型商场的主力消费者都是女性,从这一点看,女性主题商业定位也许是个“伪命题”。

女性主题商场能买到的东西,大部分购物中心都能买到。而购物中心还能提供完善的配套服务、男性及儿童主题商品、以及餐饮、玩乐等设施。而过去的女性主题百货大多低端的消费定位、陈旧的商铺格局、落后的运营管理,令它们的衰落显得近乎理所应当。

但这不意味着女性主题商业没有前景。上海静安大悦城通过大数据分析,曾得出上海都市女性最青睐的业态比例为:零售50%、餐饮33%、服务12%、娱乐5%。

事实上,女性专门停车位、女性升级试衣间、闺蜜级导购、老公寄存处/男性同伴休息室、豪华化妆间、升级版母婴室、浪漫装置艺术场景等等,国内新型购物中心如大悦城、K11、芳草地、芮欧等都在为迎合女性消费下功夫,并经营得有声有色。

这门生意最终比拼的,也许还是商场的运营策划能力。


热门文章排行榜

72小时 一周

精彩视频

VIDEO ADVERTISING

门店推荐

RECOMMENDED STORE
云南千色千美 朵宁化妆品连锁有限公司 爱心美业 鼓楼美洁 幻彩

推荐品牌

RECOMMENDED BRAND

推荐广告

RECOMMENDED ADVERTISEMENT